天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走在幸福的边缘10文学小说www.hlmsw.cn,百两金

来源:天明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作者/璐露

    一连几天,诺寒的生意比起刚开始,有了很好的转机,这也许跟目前《还珠格格》的火爆上映有着直接的关系。诺寒所选择的那些饰品,大多比较精致美丽,在这进进出出的场口,很能引人眼目,因为价格不贵,每天基本也有一定的销售。再加上她所经营的那些塑料袋,因为花样品种和大小规格的不同,还有什么鞋套、保鲜模、保鲜袋之类的塑料用品,基本满足了各类人群的消费需求。特别是市场上其他商贩,几天时间,他们大部分人都到诺寒这里买袋子,因为她价格合理,又为他们提供了方便,所以,她的生意慢慢走上了正轨,她的货源在增多,顾客也在慢慢增多。

    尽管那一百元假钞事件的阴影还不时地在她脑海里浮现,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被渐渐冲淡。这几天,她也去进了两三次货,因为资金周转不过来,只能以增加进货的频率来解决这个问题。然而由于货物品种的不断增加,她资金运转起来还是相当吃力。

    她也曾想过把那张假钞拿去蒙混过关;想过按照那个用假钞的女人掉包的手段如法泡制,但每次真要拿出那张假钞的时候,她的心就扑扑直跳,浑身也不自主地发抖,以致于根本不敢从揣着那假钞的口袋里掏出那颤抖的手。她觉得自己象在做贼一样,那种恐惧和不安不言而喻。

    为什么要学做贼呢?她扪心自问,又觉得自己不是人。可又觉得自己实在很冤,很不值。诺寒这样反复了几次,始终没有真的去使用哪里治疗羊颠疯好那张假钞,乃至那钱被她反复揉捏变旧,直到已经到了很明显就能辨认其真伪的程度。

   “唉!不就是一百块钱吗?没什么大不了的,钱嘛,纸嘛,大家使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诺寒这样安慰自己,“就算是自己踏上社会交的第一笔学费吧”!她干脆不再带上那张钱了,她把它夹在一个日记本里,高高地放了起来。

    这些天,因为天气炎热,她都只做了半天生意。上午,她大多只呆在自己的摊位上做生意,下午除了去进货,就收起摊子回家看看电视什么的。她偶尔也和林正辉说说话,但她总觉得心里怪怪的,老有一种不爽的感觉。

    她觉得林正辉在假钞事件上做得有些欠妥。是自己的失误没错,可毕竟自己是帮她做生意造成的,她或多或少也应该为自己承担一部分,要说一百块钱对于她那样的家庭背景来说,纯粹是小菜一碟,可是,当假钞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诺寒赔她那一百块钱的时候,她还是毫不犹豫地收下了,所以,诺寒骨子里对她就有了一种生疏的感觉。

    有什么办法呢,毕竟在金钱和利益面前,人都有自私的一面。

    由此,诺寒基本就在自己的摊位上坐着,热了摇摇纸扇;渴了喝口矿泉水。她只想做好自己的生意,一副与世无争的态度。相反,那林正辉因为店里有公公婆婆帮忙照看,闲时还常来到诺寒的面前聊聊天,她心里即知道诺寒因为假钞事件有些不快,但她仍然象个没事儿人一样,维系着这种看似有点儿尴尬的关系。

    这天中午接近十二时,诺寒收起摊子,背上货物,把“小燕子”那些画像卷好,用胶圈扎着,抱在怀里。她路经一些菜摊面前,纷纷向那些菜贩和一些熟悉的顾客招呼问好。虽是正午时分,仍然还有一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部分刚下班的人买着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诺寒路过梁菊花的菜摊前,那里站着好几个买菜的顾客。菊花已热得满头大汗,她的生意也和这天气一样热火朝天。诺寒想起这菊花平日里待自己不薄,便放下自己的货物,帮起忙来。

    忙过了这阵儿,菊花递给诺寒一瓶矿泉水,叫她坐会儿。

   “哎!诺寒,坐下歇会儿。”她捋了一把额头的汗,摔在了地上。“这该死的天,真的要话说!”

   “菊花姐,看来,你的生意还不错嘛,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忙!”诺寒咕噜灌了一口水,对菊花说道。

   “我们这生意是阵一阵的,这会儿正赶上一批刚下班的人……对了,你的生意咋样?”

   “唉!”诺寒深深叹了口气。“还能咋样?跟你那是不敢比的,你吃大鱼大肉,我就只有喝稀饭的份儿。你看,我啥也不懂,象只无头苍蝇,瞎撞。”诺寒一脸愁容。“我卖这些东西,还不是因为当初找工作时被那几个臭男人骗了才开始做起这生意来的。我本钱又少,销量又不多,资金也周转不过来……每天早上把这些东西从家里背出来,完了又背回去……哎呀,我都不想做了呢……”

    诺寒和菊花并排坐着,一边喝着水,一边说话。

    那林正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们面前,将选好的番茄放到了电子秤上,“诺寒,还没回去呀?”

   “在菊花姐这坐会儿。买菜呀?林姐。”诺寒只简单地作答。

   “我们正在这儿摆龙门阵呢。”菊花却接过了话题。“摆她是咋子上当受骗的。黑龙江中医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说到这里,她抬眼很快地扫了一眼林正辉的表情,继续说:“这个社会呀,骗子到处都是,落井下石的人也不少,这‘好人’两个字都不晓得是咋写的了。”菊花说话含沙射影,她知道她与诺寒之间的假钞事件,她只是想为诺寒抱不平,刺激林正辉一下。

    那林正辉只听她说,也不言语,付了钱便回她店里去了。

    菊花歪着脑袋,斜视着她的背影,把手里的两元硬币反复颠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开心的笑容,然后转身坐下,继续和诺寒说起话来。

   “说实话,诺寒,我并不看好你的那个生意。你所卖的那些东西,比起我们的小菜,利润虽然稍高些,但销量不多。还有那些画历,很有时限性,不可能一直畅销……咦,对了,把‘小燕子’拿出来,我选几张,也装饰一下我的屋子嘛,哈哈!”

    诺寒退下画卷上的胶圈,把画展开,放在膝盖上,让菊花挑选。

    旁边几个商贩,也纷纷走了过来,看她们在那里翻弄。

   “我要这张!我要这张!”并排而坐的菊花和诺寒一张一张翻看小燕子的画像,不想身后突然冒出这么个响亮的声音,着实把二人给吓了一大跳。那菊花侧身甩手轻拍了那人一巴掌,

   “你个死‘美国’,啥时候跑我们后面来了?不声不响的,把人吓一大跳,要是把魂儿吓没了,得叫你买鸡蛋去喊回来……”她虽责骂着,手上却把那画取了出来,交给那个绰号叫“美国”的中年男人手里。

   “拿去,回家贴在卧室,天天看美女,做梦都尽是美女,看你家李幺娘不把武汉癫痫医院哪好,看过就懂你踹到床底下才怪。嘿嘿……”

    那美国哈哈大笑了两声:“你个疯丫头,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尽是胡说八道。是咱家小孙女喜欢,我只看看日历。”

    他们这说来说去的调侃,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还不断有人应和:

   “没事儿,美国,踹下床也值了,哈哈……”

   “既然这么值,我也来一张……”

    ……

    诺寒任由他们调侃,起哄,明知道他们的调侃有点那个……自己却不便插话,只好听之任之。她本只是在这里帮菊花做了两个生意,不曾想居然还又卖出了近十张画,还看到他们开心地玩笑,呵呵,她心里由衷地高兴。原来,快乐随时都在身边。

    她想起菊花先前告诉她的那些话,她感到格外亲切——

   “诺寒,你先做着看吧!实在不行,就来和我一起做菜生意吧!我可以带你,要不了几天就熟悉了。没准儿还比你现在挣得多些……只是可能更累,不晓得你吃不吃得下这个苦。”

    她再一次背起货物离开菊花的摊子,准备往家走去,没走几步,就听见那林正辉一边大叫着诺寒的名字,一边急急地跑向了这里,众人都好奇地抬眼望去,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有什么发生……

             (待续)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rifsu.com  天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