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速与海-

来源:天明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直到写下这个标题,我都没有对她们说,我要写作这篇随笔。这不是诗评,是我对两个徒弟及她们诗歌阅读后零散的札记。当然,在点墨之间,无疑有我对她们的祝福。她们——速与海,是青年诗人李速、海海。昨天下午,走在秀丽的边境城市丹东,斜射的阳光温暖和煦;当时我想,春天,是真的到来了。
  诗意的、神示的、荡漾的、含蓄的、神秘的、美丽的春天,这个时节属于爱与诗歌。毫无疑问,这个时节属于感受与想象。当然,敏感的我们也会贴近与憧憬,哪怕怀着一颗必定有些忧伤的心灵。这个时节使我们坚定一种信念:我们刚刚告别一个古老的节日,我们在每一个夜晚会想到刚刚告别了一个不会重复的生命的清晨,但只要活着,我们就不会告别诗歌——这不是宿命,而是血液里流淌着的终生不悔的庄严约定。
  在上帝的注视下,我们,是一些归家的孩子;诗歌,是敞开又闭合的精神的家门,这需要虔诚的寻找;如此,我们会接着联想——爱,是照耀黑暗与焚烧孤寂的灯光,是久长。
  从我13岁那年在蒙古高原的雪地上写出第一首与冬天和雪有关的诗歌开始,到此刻,我坚信诗歌将时刻伴随那些更年轻的人们。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我的徒弟李速、海海、吴琼、飘飘、苑楠深怀期待与信心的原因。是的,在网络,或者在现实中,与她们交流诗歌,与她们以师徒相称,实际上是我的幸福,因为我赢得了足够的尊重。
  必须说明一点,迄今为止,我只见过李速。
  今后,因为文学,我还会写吴琼、飘飘、苑楠的。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老师、著名诗人王尔碑、邵燕祥两位先生,就是这样写我的。
  王尔碑先生曾写作这样不朽的诗歌:“年轻的山峰啊/从不向往静止的巍峨/你走着/沉迷于无尽的路”(《驼峰》)。
  我想,把我的老师的诗歌送给我的徒弟们,是不是很有意义?
  我不会怀疑她们的领悟力。
  在写作《杜伊诺哀歌》之前,里尔克说:“每每想到生命,想到在自然中,一个人的生命竟是如此的短暂,我的内心就会陷入深重的忧伤。然而,接着我会想,走过一生,除四川癫痫正规治疗医院在哪了内心的伤痕与身后的足迹,我们留在尘世的还有伟大的诗歌!”
  去年某月,和李速谈到阅读,我说,你看里尔克吧。李速问我,那么,国内呢,我看谁的诗歌?我说,如今国内诗人的诗歌大都是大路货,不看也罢。但是,你可以看海子、骆一禾、西川、林雪。之后不久,我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给李速买了《里尔克诗选》等书籍,几天后给她发了快递。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诗歌,我不会认识我的徒弟们。
  她们更不会认识我。
  这就是价值与意义。
  从2007年某月开始在博客上看李速的诗歌,当时我就认定,这个女孩无比鲜明地活在两个空间里,一个是现实生活空间,一个是诗歌艺术空间。从她的文字中,我没有看到哪怕一丝谁谁的影响。我们对诗歌艺术的交流,就在这个背景下开始了。
  短短两年时间,聪慧的李速写作了很多诗歌与随笔。我渐渐发现,在她雅致的文字的内里,存在一颗燃烧的灵魂。真实的形态应该是,在告别尘世喧嚣的夜里,她安静地守望一扇窗口,用独特的方式透析所谓现实在生命与心灵中的投射。有一个时期,我感觉李速在一个安谧的边缘惬意行走;诗歌,肯定是在生活边缘的。但是,只要你用心阅读她的诗歌,你就会理解,在生命的过程里,正是因为获得了诗歌,她须臾也未曾脱离“我”这个核心;“我”不是诗人本人,“我”是发现、感知与对这个世界真是的倾吐;“我”是精神世界对物质世界柔情的关照。
  李速是懂得的,人类诗歌没有那么奥妙。诗歌,就是忠诚自己的心灵,并相对真实地表达出对世界、自然、人生、光阴、生死、爱恨、欢乐、痛楚的表达。纵观她的一系列诗歌,其形态安静,是在安静中让珍贵的感知沉淀或焚烧。每当告别尘世的喧嚣与烦扰,她就独自守望一个窗口,那里通往更加远大美丽的世界,精神的世界,与神对话的世界。那个世界有经久不变的旋律,灿烂飘逸的光辉,还有与“我”(诗人的另一个自我)的对视与探寻。这个时刻,她可以在无雪的冬天里感觉雪,在春分时节感觉收获,在一瞬一瞬消失的夜海中感觉某种不可抗拒的降临。
  所以,她获北京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得了诗歌。
  我也曾对她说,在诗意的长旅上,希望她坚守并超越自己。
  李速说,我能够。
  我的愿望是,在这看似寻常的人间,希望她拥有第二故乡,这就是只能靠她自己辛勤耕耘的诗歌家园。令我欣慰的是,她没有放弃,并且正在向上行走。
  最初看海(毕海棠)的诗歌,我的第一感觉是意象纷呈,才华显露,个性飞扬。我知道,对一个诗人,鲜明的个性是多么重要。后来,我得知,海海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与著名诗人林雪是校友。因为这样的传承,我看重海海的诗歌。最为重要的是,海海以她的勤奋与多思,创造了一个惟独属于她自己的诗歌领域。我可以想象她的写作状态,那是一泻千里的,多少有一些随意,而这恰恰是她的优势。试想,若她囿于什么,一定会感觉十分不爽。事实是,海海是尊重一种传统的,这样的传统来源于她对民族文化的良好把握,当然也来源于辽师。
  海海的诗歌一如自由的奔跑,没有刻意与斧凿之痕。看她的诗歌,我常常会意微笑。我相信,艺术的自然,一定依赖于自信。她的诗歌源于灵魂深处最仁慈的角落,像一条河流的源头,一俟流淌,也就呈现出遥远的流程。激情的、洁净的、闪耀的、诚挚的海海的诗歌,也像一面年轻的旗帜,上面写满了她富于想象的语言。值得我珍视的是,在我五十岁生日那天,海海给我写作了一首长诗。那一天,我阅读她,除了感受纯粹的祝福外,我当然看到了她的才华。临屏写作的她,在我生日前些天,以真诚与心智,完成了一个精神工程。由此,活于世间,我听到了那么美好的声音。诗歌,让我们感受到所谓人间,一定存在一条通途,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只有这过程中的凝视,如同面对树木上丰硕的果实。
  是诗歌景致,让海海徜徉其间。
  在诗林中,她是另一道景致,这得益于她结构独特的诗歌。
  有时,海海的诗歌有些“顽皮”;然而,若你读到她诗歌的核心,也就是她的心灵最为贴近的那个部分,你就会感悟她的感悟。
  作为女诗人,速与海是优秀的。她们的教养决定了基本的价值观与审美观;她们的的学识决定了观察世事与羊羔疯大发作如何治疗人心的视角;她们的追寻决定了诗歌的伴随;她们对世界、自然与人生的丰富体味决定了进入诗歌后的表达方式。诗歌,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生活的全部,只有那些感觉幸福并对苦难充满人性理解的人,才能让人们在文学作品中看到曙光飘展大地,才能让人们看到珍重、尊严、人格与宽容。诗歌,是一个善于思想的人在平凡的一生中自觉贴近神性的道路;是将身后的每一个足迹视为血色怀念的信仰;是在伟大自然怀抱留下的犹如倾吐给母亲与情人的绝对忠诚的语言;是人以宇宙微尘的身份面对浩渺曾经热爱的证明。
  速与海的写作,因为她们敏感善良的心地与不可垂落的尊严之旗,使得她们的诗歌纯洁剔透,隽永绵长,这是人的品质决定的诗歌品质。
  至于未来,我想,关于速与海,她们服从自己的心灵好好活在这个世界是最重要的。人的体味,真的具有独立的属性,甚至不可言传。所以,活着,并且尽量活得精致,就是幸福。至于诗歌,至于能否成就什么著名、杰出、伟大,这不是一个诗人应该思虑的事。用心,避免浮躁与浮泛,写着就是了。要一生笃信,在干净的诗歌中,真的存在比人的生命更长久的祝福。
  我相信预言。
  然而,我却很少预言什么。
  但是,此刻,我要说,完全可以预言的是,在中国新时期诗歌发展的历程里,继舒婷、伊蕾、林雪、翟永明、唐亚平、阎月君、辛茹等之后,李速、海海将会成为两位重要的诗人!
  对此,只要我活着,就会期待。
  最后,我说一说我们师徒——我与李速、海海、吴琼、飘飘、苑楠,还有称呼我为来老师的那些值得我敬重的朋友们,这种关系建立在彼此真诚与尊重的基础上,像一棵树木与很多树木,不可忽视永恒的风,总会传来雁鸣的天空,那自然的幽淡,还有光明。
  我们活着,写着,尊重自己与他人的心灵。
  这就够了。
  祝福你们,我的徒弟们——生命有期,新的春天到了,愿你们面对温暖的原野与阳光,露出微笑。
  ——————————————————————————海海的回复不敢妄称诗人。俺只是个写诗的人罢金华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看这里了,但是还是感谢师傅对海的诗歌的整体感悟。
  先不感谢师傅,我得先感谢诗歌,让我认识师傅,以及那么多热爱诗歌的人。和师傅在情感上走的比较近还是因为诗歌。因为对写作的尊重和对诗歌的珍爱。无论诗歌写作和做人,师傅永远是我的标尺。敢爱敢恨,大智大勇,灵魂圣洁,慈悲宽容,才能出众。这些是我需要学习的。
  我也会牢记师傅教导我的话,不论遇到什么都不能停止写诗,这是一切的源泉。
  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个比较自闭的人,我有着很幸福和自足的生活。几乎不参与任何聚会,没有什么小圈子。这个孤单的城市我有很少的,但却是肝胆相照的朋友。有她们我就足够了,然后就是诗歌。
  我和师傅有很多的机会都能见面的。但是师傅从来不提要求,你很尊重我,这是我佩服师傅的除了诗歌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有幸在今生,有你在,师傅。叫一声,亲切一声。
  速速的诗歌也是我极喜欢的。她冷静干净的思维,睿智而丰富,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所难能拥有的。
  相信她的诗歌会有大成从本质上说,对诗歌我很汗颜。
  大多临屏的诗歌,写完就放在那里,不做修改了。
  但是我相信,我是那么的爱着诗歌。我觉得人活着一生,如果不懂诗歌,或者不写诗歌是多么不幸的事情。起码她没有领略到人生可以比美好更美好。是天堂之上的天堂。
  问候师傅,在繁忙的工作和写作中还记挂着一群弟子,那么的诚挚,那么的充满情感。相信我和我们都在感受和感知着你的爱。
  元宵快到了,祝福师傅节日快乐,我在远方为您祈福。。
  李速的回复现在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如此幸福!
  在我的懵懂的人生,能够遭遇诗歌,获得诗歌,这不仅是一种生命意义的升华,我更视之为高尚仁慈的拯救。
  否则,我仍然只是那个惟在夜深人静时独自感怀着失落的徒有其虚表的人。
  这一切,我永不认为没有老师我能够获得。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rifsu.com  天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