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红楼梦彩霞简介

来源:天明文学网   时间: 2021-06-12

  红楼梦彩霞简介

  姓名:彩霞

  所属作品:红楼梦

  作者:曹雪芹

  人物赏析

  彩霞从小在贾府伏侍,几年来“越发出挑得好了”。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贾环人物委琐,只有彩霞“还和他合得来”。彩霞在众人眼中虽如王夫人之臂膀一般,可王夫人见她多病多灾,便命她父母领出去自行聘嫁。她本指望贾环会来讨娶,岂料贾环羞口难开,且又不甚在意,未放在心上。这时赌博酗酒、容颜丑陋的来旺之子乘虚而入,藉凤姐之势“霸成亲”,彩霞更是心中急躁,越发懊恼。

  贾环之于彩霞

  贾环之于彩霞:“对牛弹琴型”

  说起这个彩霞,连赵姨娘都觉得她一心待贾环,没成想贾环这孩子实在是愚顿无知,最关键与赵姨娘是一路,常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一个是一心一意想做姨娘,一个是“牛”不识对方弹的琴啊。电视剧里的贾环就更萎缩,不管是长相还是作为,为人下作又没文采,与贾赦属于一路,滥人!

  彩霞,王夫人房中丫环。探春说她“外头老实,心里有数儿,太太是那么佛爷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连老爷在家出外去的一应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地里告诉太太”(第三十九回)。

  在《红楼梦》中

  彩霞(彩云)在书中占了两回。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她在王夫人房中比较有地位,三十九回李纨评点“忠仆”,把她和贾母房中鸳鸯,熙凤房中平儿,宝玉房中袭人并举,可见甚得王夫人信任。同时可以肯定的是,彩霞长得一定比较普通。我说了,王夫人乃是专门和青春美丽为仇的。宝二爷的地位、容貌及性格,都让他成为女孩子堆里的宠儿。大观园中,只有两个人抵挡得住他的魅力,一个是龄官,另一个就是彩霞。但是,原因却是大不一样。龄官是爱一个人就心无旁骛,彩霞,却是不得已而求次之。书中特意从贾政的眼睛里,对比了一下他的两个儿子,一个玉树临风,一个形容猥琐。而贾环种种表现,都不愧为赵姨娘之子。但彩霞自知高攀不上宝玉,只得在贾环身上谋一个“正经出路”。

  从诸节文字可知,彩霞颇为回护贾环。虽然她只是一个丫鬟,没有什么能为,却在小处帮扶他,又冒着被王夫人发现的危险,时不时的给他及赵姨娘一点好处。红楼梦中有很多不写之写,玫瑰露事发,从众人的反应看,全家都心知肚明,单瞒着王夫人一个而已。大家庭之种种,确实十分微妙。此事后来被遮过了,贾环却由此疑心彩霞。实则他根本不珍视她,甚至已然厌倦,不过找个借口发作。赵姨娘是鼓励贾环和她交往的,赶快去打圆场。盖此人甚贪小,又嫉妒王夫人一房久矣,笼络彩霞自有更大目的,一如贾赦谋夺鸳鸯。

  强说“彩霞”为妇,彩霞惶急托赵姨娘,赵姨娘转求贾政,顺带陷害一下宝玉,却被异声打断,下一回草草收场,再无后文。七十七回,“彩云”又好好的出现听王夫人使唤了。(红楼梦其实尚未完成最后修订工作,彩云彩霞的故事就是一大漏洞)。不过我们可以总结一下:王夫人房中的大丫鬟彩霞(彩云),基于现实考虑,选择了家中地位低的庶子贾环,愿意作他的妾。但贾环对其并无诚意,不过是有好过没有,占点便宜算数,没了也不当回事。而赵姨娘根本为自己打算,不会愿意为她出头,即使肯也没有用。她后来是夭折,还是配了小厮被糟蹋到死,结果也差不多。她并非红颜,却也命薄。她把目标定得低,举止也小心,可惜一样误了卿卿性命。比晴雯死之缠绵悱恻,彩霞的故事只叫人觉得阴暗压抑,和她的名字恰恰相反。晴雯判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也可为她作挽。

  可见红楼一书,在给丫鬟命名时,充分考虑了她们的主人的身份地位修养,并巧妙的关联了她们的命运,深可玩味。

  人物品读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说她是癫疯病发作急救流程王夫人的丫鬟,因见她大了,又多灾多病的,于是开恩打发她出去了。她的"多灾多病"多半是因为贾环的原因。当初她与贾环的关系如同袭人与宝玉的关系一样,只不过没被王夫人封成准姨娘罢了,但赵姨娘心里是认可的。回想彩云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给贾环,本来自己要去承担罪名的,却被宝玉执意掩替了,贾环为此而大吃宝玉的醋,与彩云大吵大闹了一回,气得彩云哭得泪干肠断,赌气把送给贾环的玫瑰露等东西都撒在河内,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从此以后便和贾环产生了芥蒂。她一心钟情的人对她是这样的态度,她怎么不多灾多病?她被放出来,是否也有偷玫瑰露的原因?

  这一回的回目也很奇怪,叫"来旺妇倚势霸成亲"。说的是凤姐的陪房来旺家的儿子大了,要娶王夫人放出来的丫头彩霞为妻,彩霞本人极不愿意,彩霞父母也不答应,其理由是来旺的儿子成天吃酒打牌,不务正业。来旺妇便来找凤姐去给彩霞父母施压,迫其应承。果然,凤姐出面一说媒,"那彩霞之母满心纵不愿意——便心不由意的满口应了"。

  来旺妇在书中很少出场,只有这回才给人有印象,倒是她的男人旺儿是王熙凤的铁杆奴才,负责在外收贾府的帐不说,还外带为凤姐放高利贷效劳。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在尤二姐事件中,旺儿最初是为贾琏偷娶尤二姐瞒着王熙凤,后来被凤姐严厉警告后,转而死心塌地为凤姐整治尤二姐效力,他先给凤姐打探清楚了尤二姐与张华婚约的前因后果,又奉凤姐的旨意唆使张华去衙门告状,又为此而顶替认罪坐牢,后又被王熙凤派去对张华杀人灭口,只是旺儿怕自己也落同样下场,才私放了张华一条生路。至此,旺儿手里起码捏有凤姐放高利贷和企图致人于死命两大罪状,所以来旺妇才胸有成竹地来找凤姐玉成儿子婚事,不怕凤姐不就范。只要凤姐一出面张罗,彩霞的婚姻归宿凶多吉少!

  虽然彩霞的母亲口不由心地应承了王熙凤,但彩霞姑娘是个有脾气有主见的人,以她的性格他绝不会屈从于自己十分不满意的婚约的,她不会坐以待毙。我们来看彩霞是怎样来处置这件事的:"且说彩霞因前日出去,等父母择人,心中虽是与贾环有旧,尚未作准,今日又见旺儿每每来求亲,早闻得旺儿之子汹酒赌博而且容颜丑陋,一技不知,自此心中越发懊恼,生恐旺儿仗凤姐之势,一时作成,终身为患,不免心中急躁,遂至晚间悄命他妹子小霞进二门来找赵姨娘,问了端的。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巴不得与了贾环,方有个膀臂,不承望王夫人又放了出去。每唆贾环去讨,一则贾环羞口难开,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不过是个丫头,他去了,将来自然还有,遂迁延住不说,意思便丢开。无奈赵姨娘不舍,又见他妹子来问,是晚得空,便先求了贾政。贾政因说道:'且忙什么,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再放人不迟。我已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与宝玉,一个给环儿。只是年纪还小,又怕他们误了书,所以再等一二年。'赵姨娘道:'宝玉已有了二年了,老爷还不知道?'贾政听了忙问道:'谁给的?'赵姨娘方欲说话"被外面的一阵响声打断了。

  还有一个情节,林之孝专程来找贾琏,谈话中说到旺儿家想娶彩霞之事时,林之孝说"依我说,二爷竟别管这事,旺儿的那小儿子虽然年轻,在外头吃酒赌钱,无所不至。虽说都是奴才们,到底是一辈子的事。彩霞那孩子这几年我虽没见,听得越发出挑的好了,何苦来白糟蹋一个人。"林之孝是王夫人的铁杆亲信,他两口子在贾府都是头号白领级的"二主子"人物,一个管内一个管外,说话举足轻重,是否是彩霞父亲托他来说情也未可知。

  不管怎么说,彩霞找了赵姨娘,不但搅活了一大盘棋,她的婚事命运也有可能朝几个未知的方向发展。首先,她得到了赵姨娘的有力支持,并将此事传递给了贾府的最高舵手贾政。

  贾政并没有表示反对,只说再等一二年放人不迟。贾政说的"放人"和王夫人的放人含义不同,王夫人的放人是把人放出去不做丫鬟了,贾政的"放人"是把人放在屋里头,就像平儿放在贾琏的屋里一样做通房大丫头。他说他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赵姨娘跟他说的是彩霞,彩霞又是一直跟着贾环的,贾政又并没有把彩霞排斥在外,这表明贾政至少已经默许了赵姨娘的要求。如果不出意外,彩霞在贾府"父母之命"的安排下,很有可能会成为贾环的通房大丫头或姨娘。同时内蒙古公立医院治疗癫痫,贾政得到了宝玉房中已有人二年的消息,并追问是谁。贾政早就不喜欢袭人这个刁钻的名字,认为是浓词艳赋花粉气太重,有误宝玉读书上进。我估计贾政多半看中的是麝月,麝月老实本分,细心勤快,不像袭人晴雯娇媚心机重。

  既然贾政已知道了两儿子房中的内幕,且又有了自己的主见和看法,势必后来要开个家庭会来决策彩霞和袭人的命运归宿。决策的结果,袭人的命运是确定的,那就是离开宝玉,另嫁了蒋玉函。这显然不是王夫人的本意,当中也可能有薛宝钗的排挤因素,但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贾政手里,不用说那肯定是贾政的意见占支配地位。

  然而彩霞的命运归宿却没有确定。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的一开头就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有人说这判词是专写晴雯的。我认为,这是把晴雯、麝月和彩霞三个丫鬟合起来写的,其中的"彩云易散"就是说的彩霞。只不过她服侍的是贾环,不像晴雯袭人服侍的是宝玉,跟人没跟对,因此她不但被贾府中的势利眼们所歧视,也被大多读者所轻视。但曹公同情她重视她,把她等同于晴雯麝月的地位和分量,所以把他们三个人合写在同一个判词里。既然判词都说了"彩云易散",可见她的命运归宿的确不太容易把握。初步推测,彩霞最终的命运归宿可能有以下几种:

  一是如果来旺拿手中握有王熙凤的两大罪状来相威胁,又铁了心要娶彩霞,尽管贾府所有的人都不情愿,但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就是主子小姐也要舍出去,何况是一个二等丫头。但这样一来,旺儿一家的生活乃至一家的生命能有安全保障吗?贾府要奴才死或让他"失踪",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来旺在贾府干了那么多年,难道心中还没有数?他有那个胆量有那个实力与贾府对立干到底吗?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小甚至不存在。也就是说,彩霞不可能在这中情况下进入旺儿家。

  二是王熙凤已说了媒,彩霞的母亲也应承了,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游戏规则,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但赵姨娘不干,赵姨娘与王熙凤是死对头,又在贾政的耳边吹了枕头风,与贾政的主意又是不谋而合,只是时间早迟而已。难道赵姨娘不会把贾政的态度给彩霞家通风报信?彩霞家得到赵姨娘的准信后,腰杆还不硬起来吗?万一两家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贾政就不干预过问一下此事?贾政如一出面干预,凤姐的说媒还算数吗?彩霞母亲本来就是迫于凤姐的淫威违心地答应的,这时一家人感谢贾政还感谢不过来呢。赵姨娘与王熙凤打仗多数是吃败仗,被王熙凤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次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她怎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来他个宜将剩勇追穷寇而夺取彻底的胜利呢?因此,彩霞最终被放在贾环房中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三是贾环与彩霞有矛盾有过节。贾环不像宝玉,本身脾气不好,对女孩儿又缺乏尊重,什么"不过是个丫头"、"意思便丢开"、"他去了,将来自然还有"等,始终把彩霞当作丫鬟看待。再加上彩霞与他有旧,缺乏了新鲜感和吸引力,又不是自己主动争取来的,而是她主动送货上门的,其尊重程度肯定更加下降,很可能在贾环眼里彩霞的地位还不如一般的丫头。别忘了贾环与彩霞前次闹翻的原因,是宝玉替彩霞承担遮掩了罪过,贾环大吃宝玉的醋而闹翻的。难免将来宝玉就不再关心帮助彩霞,也难免贾环将来就不再吃宝玉的醋,很可能闹得更频繁更厉害。在贾环这诸种因素的作用下,彩霞后来的生活肯定会过得不开心没滋味,甚至生不如死。你想彩霞是何等性格的人,她能长期过这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吗?她不是死掉就是离开贾环,离开的可能性很小,多半是身心备受折磨而悲惨地死掉了。所谓"彩云易散",就是在人世间蒸发了

  彩云与彩霞的关系

  一直以来,因为彩云和彩霞都和贾环关系密切,我以为她们是同一个人,曹老先生的笔误而已。直到第七十二回,看到旺儿家的想把彩霞说给儿子做媳妇,才觉得是时候认真梳理一下这个问题了。一梳理不打紧,却发现,熟知非真知,彩霞和彩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认为曹雪芹的笔误更是说不通。

  首先,我们要看到,在《红楼梦》里,彩云和彩霞多次同时出现,曹雪芹不可能笔误到这种程度。仔细梳理,彩云彩霞同时出现至少有四次。

商丘治儿童癫痫医院

  第二十三回,有这样的描写:

  可巧贾政在王夫人房中商议事情, 金钏儿,彩云,彩霞,绣鸾,绣凤等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呢,一见宝玉来,都抿着嘴笑.

  第二十五回:

  可巧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便命他来抄个<<金刚咒>>唪诵唪诵.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灯,拿腔作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 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

  第三十八回:

  湘云不肯,又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让鸳鸯,琥珀,彩霞,彩云,平儿去坐.

  第五十九回:

  离送灵日不远,鸳鸯,琥珀,翡翠,玻璃四人都忙着打点贾母之物,玉钏,彩云,彩霞等皆打叠王夫人之物,当面查点与跟随的管事媳妇们.

  如此多的场合彩云和彩霞同时在场,而且说得做的还不一样,曹公怎么可能是笔误呢?

  其次,从彩云和彩霞与贾环的关系来看,虽然都很密切,但是却是有区别的。

  1.彩霞是贾环是两人私自相好的。

  第二十五回:

  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灯,拿腔作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 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你安些分罢,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贾环道:"我也知道了, 你别哄我.如今你和宝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来了."彩霞咬着嘴唇,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说道:"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宝玉听说便下来,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来替他拍着.宝玉便和彩霞说笑,只见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两眼睛只向贾环处看.宝玉便拉他的手笑道:"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儿呢."一面说,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夺手不肯,便说:"再闹,我就嚷了. "

  正因为看见贾宝玉主动搭理彩霞,贾环才怀恨在心,推倒油灯烫贾宝玉的。

  第七十二回:

  一语未了,只见旺儿媳妇走进来.凤姐便问:"可成了没有?"旺儿媳妇道:"竟不中用.我说须得奶奶作主就成了."贾琏便问:"又是什么事?"凤姐儿见问,便说道:"不是什么大事. 旺儿有个小子,今年十七岁了,还没得女人,因要求太太房里的彩霞,不知太太心里怎么样,就没有计较得.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二则又多病多灾的,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 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因此旺儿媳妇来求我.我想他两家也就算门当户对的, 一说去自然成的,谁知他这会子来了,说不中用."贾琏道:"这是什么大事,比彩霞好的多着呢."旺儿家的陪笑道:"爷虽如此说,连他家还看不起我们 ,别人越发看不起我们了.好容易相看准一个媳妇,我只说求爷奶奶的恩典,替作成了 . 奶奶又说他必肯的,我就烦了人走过去试一试,谁知白讨了没趣.若论那孩子倒好, 据我素日私意儿试他,他心里没有甚说的,只是他老子娘两个老东西太心高了些."一语戳动了凤姐和贾琏,凤姐因见贾琏在此,且不作一声,只看贾琏的光景.贾琏心中有事,那里把这点子事放在心里.待要不管,只是看着他是凤姐儿的陪房,且又素日出过力的, 脸上实在过不去,因说道:"什么大事,只管咕咕唧唧的.你放心且去,我明儿作媒打发两个有体面的人, 一面说,一面带着定礼去,就说我的主意.他十分不依,叫他来见我. "

  且说彩霞因前日出去,等父母择人,心中虽是与贾环有旧,尚未作准.今日又见旺儿每每来求亲,早闻得旺儿之子酗酒赌博,而且容颜丑陋,一技不知,自此心中越发懊恼. 生恐旺儿仗凤姐之势,一时作成,终身为患,不免心中急躁.遂至晚间悄命他妹子小霞进二门来找赵姨娘,问了端的.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巴不得与了贾环,方有个膀臂,不承望成都哪个医院治癫痫好王夫人又放了出去.每唆贾环去讨,一则贾环羞口难开,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不过是个丫头,他去了,将来自然还有,遂迁延住不说,意思便丢开.

  这些原文引下来,我是述而不作,让事实说话,告诉大家,贾环和彩霞是两人自愿好的,尤其是彩霞(对贾环天生有一种怜惜。

  2.彩云却是赵姨娘暗中撮合才和贾环好的。

  第二十五回,我们看到彩云那个时候还是讨厌贾环的:

  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灯,拿腔作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 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你安些分罢,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

  可是,到了第三十回,金钏就已经告诉贾宝玉,彩云和贾环亲密了:

  "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

  这是怎么回事呢?

  而彩云和贾环的关系直到第六十回,贾环送茉莉粉给彩云才得到实证:

  原来贾政不在家,且王夫人等又不在家,贾环连日也便装病逃学.如今得了硝,兴兴头头来找彩云. 正值彩云和赵姨娘闲谈,贾环嘻嘻向彩云道:"我也得了一包好的, 送你檫脸. 你常说,蔷薇硝擦癣,比外头的银硝强.你且看看,可是这个?"彩云打开一看, 嗤的一声笑了,说道:"你和谁要来的?"贾环便将方才之事说了.彩云笑道:"这是他们在哄你这乡老呢. 这不是硝,这是茉莉粉."贾环看了一看,果然比先前的带些红色, 闻闻也是喷香,因笑道:"这也是好的,硝粉一样,留着檫罢,自是比外头买的高便好. "彩云只得收了.

  那么,彩云和贾环是怎样好上的呢?

  第六十一回,彩云有这样的话。

  彩云听了,不觉红了脸,一时羞恶之心感发,便说道:"姐姐放心,也别冤了好人,也别带累了无辜之人伤体面.偷东西原是赵姨奶奶央告我再三,我拿了些与环哥是情真.连太太在家我们还拿过,各人去送人, 也是常事.我原说嚷过两天就罢了.如今既冤屈了好人,我心也不忍.姐姐竟带了我回奶奶去,我一概应了完事."

  赵姨娘好一个"央告我再三",已经把赵姨娘的作用挑明了。

  第六十二回:

  赵姨娘正因彩云私赠了许多东西,被玉钏儿吵出,生恐查诘出来,每日捏一把汗打听信儿.忽见彩云来告诉说:"都是宝玉应了, 从此无事. "赵姨娘方把心放下来.谁知贾环听如此说,便起了疑心,将彩云凡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照着彩云的脸摔了去,说:"这两面三刀的东西!我不稀罕.你不和宝玉好, 他如何肯替你应.你既有担当给了我,原该不与一个人知道.如今你既然告诉他, 如今我再要这个, 也没趣儿."彩云见如此,急的发身赌誓,至于哭了.百般解说,贾环执意不信, 说:"不看你素日之情,去告诉二嫂子,就说你偷来给我,我不敢要.你细想去. "说毕,摔手出去了.急的赵姨娘骂:"没造化的种子,蛆心孽障."气的彩云哭个泪干肠断. 赵姨娘百般的安慰他:"好孩子,他辜负了你的心,我看的真.让我收起来,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说着,便要收东西.彩云赌气一顿包起来,乘人不见时,来至园中,都撇在河内,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自己气的在被内暗哭.

  如此一来,真-相大白矣。彩云一开始和大家一样是讨厌贾环的,但是,经过赵姨娘的撮合,彩云才和贾环好上的,也就是说,是赵姨娘看上了彩云,从中撮合,彩云才和贾环好上的。所谓"好孩子,他辜负了你的心,我看的真.让我收起来,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所谓"没造化的种子,蛆心孽障."

  也就是说,别小看了贾环,他暗中已经有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彩霞,一个就是彩云。她们不仅是两个人,和贾环好上的方式也不同,而且结局也不同,彩霞已经被王夫人放出去要配小厮了,而彩云呢,却被贾环误解辜负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rifsu.com  天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