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家乡的山桃_散文网

来源:天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的山桃

窗前的梨花开了,满树的白,这正是农村炸咸菜的日子。

儿时的童谣,到现在我还能朗朗上口:桃花开,杏花败,李子开花炸咸菜。每年桃花梨花盛开的时候,几乎家家一上午都飘出袅袅炊烟,午后便飘出新咸菜的浓浓醇香。用地瓜干煎饼卷上新出锅的老咸菜,再卷上一根碧绿的大葱,吃起来那可叫一个“对味”或者叫“过瘾”,味道比现在城市里特色菜馆里的“煎饼小葱”要好得多。

于是,我幼小的中留下了关于桃花、咸菜、煎饼大葱的,当然还有毛桃山桃的。四十年来,我对咸菜、煎饼大葱、山桃情有独钟;四十年来,只要一听到蒋大为演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我就自然而然地会想起遥远的山村,遥远的家乡,会想起家乡的父老、家乡的山桃。

我是60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正是我的时代。那时候的中国农村还没改革开放,家庭联产承包制度也是七十年代末期才遍地开花。因此我们山村的童年没有幼儿园,没有生日蛋糕,没有各种玩具和布娃娃。我们的幼儿园就是自家土院,田埂地头,或者山洞石峡,因为要种田,要上山割草拾柴。我们山村孩子的玩具就是木块,树枝,石头和泥巴。我们的童年没有牛奶,没有零食,更没有水果,渴了就用水瓢大口大街口地猛喝水缸里的凉水,饿了就吃黑色地瓜干煎饼卷咸菜。我们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我们是风中的,我们的体质很好,力很强,不知道是我们适应了环境,还是环境适应了我们。稍大一点后,我们就结伴上山,天的蚂蚱,天的毛桃青杏,的野生山枣,就成了我们山村孩子们的丰盛牙祭,特别是山里的毛桃,记湖南有哪几家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忆中吃得最多,也最甜。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河吃河。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度后,我们家乡父老把山桃种进了地里。学会了剪枝,学会了掐花,学会了科学种桃,学会了科学种田。提高了经济效益,甩掉了贫困的帽子。每年的三月,家乡遍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桃花,乡亲们的笑脸也像那朵朵盛开的桃花。两个月后,桃子次第成熟,有四月半,有五月红,有六月鲜……我最喜欢吃四月半,又白又红,又软又甜,那独特而纯正的的甘甜一直从嘴里甜到心里,甜透了孩子的嘴巴,甜透了大人的心窝,也甜透了农村父老的笑脸。( 网:www.sanwen.net )

我的家乡成了真正的“世外桃源”了。我家也在唯一的三亩责任田里种了桃树。樱桃好吃树难栽,其实,桃树也是如此。且不说深挖树坑、施土杂肥,喷洒农药,单单桃子进入成熟时期吧,需要及时喷洒一种农药防治腻虫,里还要有人看管,防止外村人偷摘。

我家的桃园就在路边,或许是因为我哥当年上的是农业大学,懂得种植,或许是因为我父母侍弄得好,下的功夫大,我家的桃子总是比别人家的个头大,颜色好,味道甜,当然也能卖个好价钱,可是这也让外村的毛贼时刻惦念着我家的桃子。

于是,我那小学校长退休的老,从开始就一直吃住在桃园内。桃子渐趋成熟,十一点前几乎没睡过觉,下半夜往往还要起来几次,拿着手电筒,一瘸一拐地全圆巡视,我爹有关节炎走路腿疼。有时候外村的毛贼很是癫疯会危害生命安全么狡猾,欺负我爹腿脚不灵便,从桃园的西头赶跑了,一会又出现了桃园的东头,搞得我爹一夜也不能睡个安稳觉,整个桃园里都留下了我爹蹒跚的身影。

我娘,为人热情豪爽,心地也特别善良。总是笑着说:生瓜李枣,见了就少。总是劝我爹不要当真,把毛贼轰跑就算了。白天有陌生人从我家桃园路过,我娘总是热情招呼他们坐下来,尝一尝我家的山桃,听到陌生人的夸奖,我娘显得特。我村没种桃子的人家,我村的的五保户,我村的孤寡老人,我娘总是一篮子一篮子的给他们送。亲戚同学那就更不用说了,去了随便吃,吃完随便带。我娘知道我最喜欢吃四月半,我下班一回到家,我娘早就洗好了一篮子晾着呢,我坐下剥皮就吃,一气吃下二三十个,直到吃饱为止。人家的桃子一年能卖很多钱,可我家的桃子卖的不如吃的多,吃的不如送人的多。可我娘总是乐呵呵地,一辈子在山里种地的农家,从不会像商人那样斤斤计较地去核算成本,去计算利润,更不去想的辛勤付出。,

暑假里我在家,我娘天不明就把我喊起来和她一起去桃园摘桃,一篮子一篮子,累得我腰酸脖子歪,而且桃子上的毛,弄得全身痒痒的,难受极了。真的很受罪的。我真不明白,我娘每天都这样,真不敢想象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啊。看着我娘干裂得如松树皮般的双手,看着我娘飘浮的灰白头发,我的心很痛。

成家有了孩子的拖累,不能及时回家吃桃,我娘就让我爹给我们兄妹几个挨家去送。再后来,爹娘年龄大了,,体力渐渐不支,身体也不是很好,已经不能从事重的体力劳动了,更不用说种植桃园这样繁杂艰辛的劳动。再加上我们兄妹几个都在哪家医院治疗羊角风专业外面,各有各的,各有各的家庭和孩子,都不能及时回家帮助父母,再说桃树已经10多年了树龄了,也老了,因此都劝父母把衰老的桃树砍了吧,可我父母总是说,我们在老家种点,你们兄妹几个就不用花钱买了,山地的桃子好吃,味道纯,而且孩子们还吃得泼辣。最终父母忍痛割,最后留下三棵桃树。后来,只剩一棵,我们兄妹都还有山桃吃,再后来,最后一棵桃树也老死了,这时候,我爹娘也都是满头的芦花了。我们知道,是桃园的艰辛所染。

每年桃子下来的时候,看到市场上的新鲜桃子,我就会想起家乡的山桃,看到买桃的农民,我就会想起我那依然在农村的爹娘,市场里,超市里,买过的桃子不计其数,可是都没有家乡的山桃好吃。今年我带高三,早上6:20上早读,晚上坐班到9:00,模拟考试期间,有时加班到深夜。所以没去赶集,听说桃子早就下来了,可一直也没吃上。老天爷好久没下雨了,出现了罕见的连续三季干旱。不知道家乡的山桃是否早已经旱落了呢?

电话里,听老爹说,我们老家的三口老井都已经干枯了,南山脚下的南泉也已经断流,这可是年近八十的老爹记忆中所没有的事情,老井,山泉,可是我们全村三百多人的生命之源啊,它们的干枯断流,让全村人。

听说我们村的生活用水需要到山下的行政村去买,而且还限定数量。周末我们兄妹回家首先要给父母带着水。麦早已经枯黄亩产不到100斤,播种于的花生棉花、地瓜等根本无法播种。现在农民已经放弃了对玉米的播种,家乡的山桃更是干旱得无精打采,个头比往年小了一大半。听到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我那可敬的父老广西癫痫病医院专科哪家好 乡亲啊,到如今,依然生活在大山里,土里刨食,靠天吃饭,我那可怜的家乡山桃啊!你们在承载着巨大的生命之重的同时,还要桃花飘香,结果枝头。

高考后,我在家调休。本打算好好睡个懒觉,无奈电话响起不情愿地接过来,方知是老爹来到我们学校门口了,而且是来给我送山桃的。我心里兴奋极了,慌忙穿衣起床,下楼骑电车去接。刚刚飞车到小区门外,就看到我爹一手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篮子,一瘸一拐地吃力地往前挪动着脚步……

我赶忙迎上前,接过篮子。我们家不是没桃了吗?是你娘在你二婶子家的桃园买的,他们家的桃子和我们的桃园是一个品种,知道你们都喜欢吃,你们工作忙,专门让我送来。想带老爹回家休息。我爹却说,我不去你家了,我还要赶回北于、枣庄,给你姐姐,给你哥哥送桃去。

看着老爹渐渐运去的背影,我控制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哗哗地直流,老爹,你不该这样拼命地给我们送桃!看着两篮子久违的家乡山桃,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娘,你不该这样拼命地疼爱我们!

傍晚,我站在我家阁楼的晾台上,吃着家乡的山桃,虽然个头很小但味道依旧很甜。看着家乡的方向,夜风吹拂着,仿佛我爹的蹒跚身影在桃园上飘拂,仿佛我娘的白发在桃园上飘拂,飘拂出我一脸的泪花,飘拂出我一生美好的的。

我知道,是我爹蹒跚的身影,是我娘满头的白发,装点了家乡的桃园,成熟了家乡的山桃,也温暖了我的心房。

啊,家乡的山桃哟,还在桃园上飘香吗?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rifsu.com  天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