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天命注定(上)_散文网

来源:天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天命注定(上)

汪永东/作品

这个不寻常,是因为他本身就不是寻常人!

你想一想,他刚生下时,是在一个远离人间的寺庙里,并且是半时分,要不是孩子嗓门太大,要不就是升起的紫气太浓,否则,远处河东的尼姑怎么就突然降临到他的身边。难道说她是顺风耳,或者是千里眼,如果都不是,那可以肯定的地说,这个尼姑也不寻常!

你瞧,她对孩子的说的一句话:“这个孩子来自特殊的地方,你不能让他呆在凡俗之处”,于是,不管吕氏是什么,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抱起孩子就走。我就纳了闷了,寺庙如何成了凡俗之处,那什么地方才是藏龙卧虎之地,莫非是河东的尼姑庵?更为奇特的是,这位尼姑大妈,狠狠地把孩子掉在地上的训了一顿,还责备她:“由于你的过错,使孩子受了惊吓,本来能早得天下的,现在可倒好,你误了大事了”。她怎么知道这个孩子能得天下,早晚也清清楚楚?

这位尼姑什么来头我们不去管她了,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上天早已为这个孩子设计好了程序!就算是病毒也奈何不得。安徽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yle="p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病毒一直在攻击,一直没有停止要摧毁整个系统。

第一代病毒是,宇文太老爷。这位老太爷脾气不错,无意间见到了这个孩子,只是有些感叹,说:这孩子不象是世间人。老太爷脾气归脾气,话里也没有多少攻击性,但从此却埋下了伏笔,他在警醒他的后人要防范这个异种,因为太小,本老汉现在不忍心除他,等将来长大了,如果他要是有异心,孩子们,你们一定要把这小子的头割了献我。可是老太爷万万没有想到,正是他发现的这个火星来的异种终于葬送了他的后代,霸占了他的产业。想必老家伙在九泉之下,恨得也是牙根痒痒:早知道就应该把这小子掐死!转过身来,他也恨不得跑出来给他的窝囊后人每人赏几个响亮的耳光,方能出口恶气。

第二代病毒明显有了攻击性。宇文家老二(明帝)心怀鬼胎地找到面相大师赵昭,告诉他,你去看看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能耐,你给我搞清楚,是人还是兽,是羊还是狼?如果是兽是狼,哼哼!西安癫痫治疗好的医院

可惜,宇文家老二也是一个有眼无珠的家伙。他选中的赵大师原来是个两面三刀、口是心非的小人。他一面对老二说:老大,你放心吧,我看了那个家伙,没什么出息,最多能混到柱国(最高军事官),对您来说,他简直就是一只小蚂蚁,不足挂齿。您哪,就把心放到肚子里。一番话,把磨刀霍霍、杀气腾腾的宇文家老二说得眉舒目展,烦忧尽去!他哪里知道,赵大师,前脚从这里出去,后脚就到了那小子之处,信誓旦旦地说,杨老弟呀,这个天下是你的,你放心地整吧!

第三代病毒是最厉害的。因为有三个人想要这小子的命。一个是宇文护,宇文护是一个野心家,他害人是有一套的,就是他设计毒死了明帝,又在打武帝的主意,象这样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几次对小杨狠下杀手,结果都被候家兄弟救了驾,把这个阴谋家搞得很郁闷,直到让武帝一锤子打死都没有想明白;第二个是宇文宪,他说普六茹(赐姓)坚面带凶相,觊觎天下,我一看见他就犯迷糊,不杀他我的头痛就好不了;第三个是王轨他直接告诉一号首长,此人面呈叛相,不杀此人将后患无穷,不诛此人将天下不在!一,杀声四起,刀枪合围,可癫痫病人犯病之后眼睛红怎么会事?怜的小杨眼巴巴地成了案上的鱼肉。

脖子上的钢刀带来了明显的寒意和恐惧,前枪后戈的夹击差点就让人窒息,只要一声令下,无论是谁,转眼之间就会成为一个冤鬼,不要说当事人是如何的魂飞胆散,就是历史的看客,当这一幕上演时无不担心吊胆,同情弱者的天性让更多的看客站在了可怜人的一边,心里有一片声音共同说:救救他,不要杀!

杀手眼睛暴红、青筋鼓胀、牙关紧咬,恨不得一刀马上做个了断,彻底挖了这个祸根,看客们面向苍天,屏气凝神,祈求神从天降,劫了法场。正义和正义在较量、强大与弱小在较量、政治与人性在较量、现在与未来在较量、命运与现实在较量。

拳击台上选手已经蠢蠢欲动,但裁判却迟迟不肯示意。

谁呀?

宇文邕,周武帝。

这位使整个北方成为一体,差点完成全国统一的一位英才明主,他虽然使北周政治,百姓富裕,国势强盛,但他在对待普六茹坚的事上记住了赵大师的话,却忘记了他老的话,不把几位杀手的话当回事。他的观点是,如果普六茹坚是天命,你又能怎么山东有癫痫病医院吗样呢?

是啊,如果是天命,人能胜天吗?

是啊,如果你一刀了断了他,不也是天命吗?

在这个问题上,明显是宇文邕钻了牛角尖,犯了唯心主义的错误,聪明人不负地放纵了机会。当然有人赢得了生机。机会一旦失去,将不会重来。错误一旦铸就,将无法更改。无济于任何事!

第四代病毒明显没有了威力。只是用灭你全家吓唬了一下而已,自然太平无事。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没有人能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没有人能解开其中的秘密,正如每天的朝阳一样,虽然有云霭的遮挡,但不能阻止它的升起;正如初十以后的,虽然有天狗,但仍不能吃掉它的光明;迂回千转,怪石嶙峋,终不能阴滞东去的脚步,激荡万般,风餐宿露,终不能停止南迁的翅膀;

在历史这个舞台上,其名其妙地,似乎又是合情合理地,一步步,一步步,普六茹坚稀里糊涂地朝向那个目标而去!

虽然道路上全是鲜血沥沥。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亲情树_散文网

下一篇: 茶缘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rifsu.com  天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