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纪录片《初恋》分析: 寻找生活的故事,表达道德的焦虑经典电影

来源:天明文学网   时间: 2020-09-14

纪录片《初恋》分析

2.2.1原则:寻找的,表达道德的焦虑

《初恋》,创作于1974年,时长近1个小时,用16毫米彩色胶片专门为电视而拍摄,记录了一对年轻的恋人从婚前准备到结婚生子的过程,曾获得法国克拉考维纪录片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单从时间来看,《初恋》的创作恰好处于基耶斯洛夫斯基在波兰国内的纪录片创作时期的中间段;从影片艺术风格来看,在早期的《洛兹小城》和《工厂》中就已经凸现出来的基耶斯洛夫斯基那种独特的纪录片风格,在《初恋》中已经发展到了相当圆熟的阶段。因此,《初恋》,可以看做一部典型的基氏纪录片,对于研究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纪录片整体风格有着格外重要的典型意义。

除了以上研究者客观的比较,从创作者主观的角度来说,《初恋》—基耶斯洛夫斯基本人最为满意的纪录片——也是基耶斯洛夫斯基的数十部纪录作品当中唯一相对完美地实践了导演本人纪录美学主张的作品。早在1968年,也就是这部优秀的纪录片问世之前6年,基耶斯洛夫斯基就对纪录片的创作原则有了较为清晰的表述:“快从电影学校毕业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名为《现实与纪录片》( Reality and Documentary)的论文,力陈每个人的生活里都充满故事与情节,既然现实生活中已经有这些东西,我们何必曲意去创造呢?

你只需要去把它们拍摄出来就可以了。那个论题是我想出来的,后来我试着拍摄那样的电影,结果只拍了一部—《初恋》。我认为那是一部不错的片子。”①从这个意义层面来看,在剖析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纪录美学观点时,《初恋》显然比其他作品更具有说服力。

从创作者本人的陈述中,我们不难看出,基耶斯洛夫斯基拍摄纪录片的出发点可以概括为:寻找并记录生活中的故事。也就是说,基耶斯洛夫斯基并不排斥在纪录片中表现各种各样潍坊羊羔疯哪家医院效果好和事件的冲突;相反,这些具有戏剧性的故事恰恰是基耶斯洛夫斯基想用摄影机捕捉的生活状态。当然,捕捉这样的故事必须建立在一个无可质疑的前提上,即这些故事、冲突或“戏剧”都必须是生活中实实在在发生过、存在过的。

基耶斯洛夫斯基“寻找并记录生活中的故事”这样的创作原则,而然地让我们联想起纪录片开山鼻祖之一格里尔逊那著名的主张:“纪录片应拍摄发生在家门口的戏剧。”二者具有惊人的相似:对于纪录内容的“故事”和“戏剧性”的重视。显然,这与纪录片创作的另外一种主张——纯粹地客观地不加干涉地记录生活状态—截然不同。后者,例如真实电影、直接电影的主张中,侧重于“记录”,而对“记录”的内容是什么,是“冲突”或是故事”并没有明确提出要求,因此,我们只能将其概括为“特定场合下特定人群(人物)的特定状态”。但是很显然,两种纪录美学主张的不同,只限于记录侧重点的相异

在具体的拍摄过程中,创作者的美学原则是整部作品的出发点。它将决定在不同的具体情况下,创作者将会采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或办法。在《初恋》中,必须提到的是:基耶斯洛夫斯基刻意在这部影片里“安排了许多布局,甚至故意引起事端”。①比如,基耶斯洛夫斯基希望年轻的夫妻能够读本育儿方面的书籍,于是就真的替他们买了一本这样的书,以便拍摄他们阅读和讨论的场面。再比如,基耶斯洛夫斯基专门找了一个警察来检查小夫妇的户口登记状况,以此“引起事端”,制造冲突,并记录这些“故事”。(相关段落分析见下文)

这样的做法,即使在今天的中国也是大胆而不多见的,无疑将会引起极大的争议。30多年前的基耶斯洛夫斯基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而采取这样的做法的呢?我们先来看看导演本人对此的说明。首先,基耶斯洛夫斯基认为“那(安排布局和引起事端)是拍摄这类电影必要的手段。你不可能让组员待在某人身旁二十四小时都不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事”。②《初恋》的拍摄一共延续了8个月,但实际癫痫能治吗的拍摄时间只有不到40天。对于一部专门为电视播出而拍摄的纪录片来说,我们能够很容易理解这样的操作模式。也就是说,拍摄时间的局限,使得基耶斯洛夫斯基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中拍到最重要的内容。显然,基耶斯洛夫斯基认为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生活中的故事,是冲突。

所以,拍摄者刻意去安排布局甚至是制造事端就不难理解了。

那么,在纪录片的创作中刻意安排这样的布局,是否有悖于记录真实呢?

从基耶斯洛夫斯基事后的阐述中,我们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在那三十或四十天中,我安排那对夫妻遭遇一些其实他们迟早都得遭遇的状况,虽然他们本来不见得会在那个时候遭遇到,但是我从来没有安排他们碰上一些如果没有摄影机在拍摄他们便不可能碰上的情况。…那个事件不是虚构的,我也没有替他们写任何对白。”①事实上,被拍摄者对拍摄者故意制造的这些布局事先是不知道的,例如,那对小夫妻在粉刷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并不知道会“突然”出现一个检查户口的警察。因此胶片上记录下来的年轻夫妻对这些突发事件”的反应是自然而真实的。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基耶斯洛夫斯基在影片中刻意安排的布局,其实只是诱发被拍摄人物生活中产生冲突的“导火索”,至于被拍摄对象,他们对这些“导火索”没有任何察觉和防备。因此,从被拍摄者—那对年轻夫妻角度来看,创作者刻意安排的这样一个诱因,与他们生活中本来就将遇到的其他不确定的因素没有分别。而从拍摄者的角度来看,基耶斯洛夫斯基之所以做出这些刻意的安排,完完全全取决于他一直追求的—“生活中的故事和情节”。当然,基耶斯洛夫斯基自己也承认,这些刻意安排的布局和事端不可能支撑整部影片的分量。《初恋》中“也有很多是生命本身自己创造出来的。像是那场婚礼——当时我们带着摄影机出席!那场生产的戏也是真正的生产—我们也带着摄影机等在那里”。2尽管如此,这种巧妙地“安排布局”、“引起事端”的办法,仍然区别于虚假的摆拍,不失为纪录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在这里片创作的一个办法,如果创作者出于记录生活故事的初衷的话。

当然,也并不是拍摄中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创作者人为地制造事端。人的生命中,还有些事情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拍摄这些事件就需要格外精心的准备。例如,为了生产的那一幕,剧组准备得特别仔细。他们确定了年轻的妻子杰西亚要去的医院,做了周密的安排,这是拍摄一部纪录片所必须考虑的。但是不论如何精心准备,都有可能会失败。比预产期提前一个星期克日什托夫和同事们就在产房里安排好了录音设备和灯光,尽量把在场的男性工作人员减到最少。因为夫妻俩没有电话,所以摄制组制定的计划是:杰西亚一开始阵痛,丈夫罗米克就给摄制组成员之一“鸟嘴”打电话,由他负责通知其他人。已经花费了近半年拍摄的影片决不能错过这场重头戏星期过去了,没有什么消息。一天晚上,贪杯的“鸟嘴”忍不住出去喝两杯不料喝了个烂醉。凌晨4点,烂醉如泥的他搭上一辆公共汽车倒头就睡。忽然之间有人推他的肩膀,抬头一看,原来是罗米克扶着杰西亚过来了。杰西亚晚上开始阵痛,两人给“鸟嘴”打电话没有人接,就自已坐公车去医院,结果在车上看到唯一的乘客就是东倒西歪的“鸟嘴”。“鸟嘴”马上清醒过来,下车给克日什托夫和其他成员打电话。半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赶到了医院,拍摄没有出什么问题。但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没有意外,大家都捏着一把汗。

基耶斯洛夫斯基另外一个重要的纪录片创作原则,就是通过纪录片来反映社会问题,引起观众的道德共鸣或深思。基耶斯洛夫斯基这一时期创作的纪录片,“兼具艺术及政治信使的角色……这类纪录片遂成为企图唤醒当时社会良知、所谓‘道德焦虑之电影’剧情片运动的先驱。”①虽然从当时—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世界纪录片创作的整体水平来看,在纪录片作品中表达政治观点从美学的角度来说显得有些落后,因为当时代表先进美学发展方向的真实电影或直接电影,都强烈反对在纪录片中带有鲜明的政治观点,而追求客观的“真实”。然而癫痫病到底能治好吗我们不得不看清楚,基耶斯洛夫斯基当时的地理、政治环境。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纪录片创作时期,正好是六七十年代波兰乃至整个东欧政治动荡不安的时期。这一时期,波兰国内政权极度不稳定,不可避免地导致人民生活的重重困难。物价飞涨,通货膨胀,生活物资匮乏;另方面,工人罢工、学生运动不断,又屡遭镇压,不少无辜的波兰公民命丧其中。基本生活物资的短缺,促使具有深厚文艺传统的波兰人民转而追求一种非物质的东西,例如艺术、文化、宗教。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新文化思潮唤醒了一般民众的社会良知。到了70年代中期,东西方两个社会阵营之间在交通和文化交流方面的隔离状况有所缓和,不少西方的电影开始在波兰的电影院上映,西方优秀剧作家的作品也开始在波兰本地演出。一些活跃的地下刊物,向民众提供未经审查的文学作品,文化艺术界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而另一方面,波兰当局对于文艺创作,从60年代末期开始,就执行严格的审查制度。整个六七十年代,电影在波兰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电影既能带给人们直观的视觉冲击,潜在的含蓄的信息还能够在审查制度下蒙混过关。“电影发展出自己的一套密码,可以让观众了如指掌,却令电检人员无处下手。包括纪录片和剧情片两种的电影艺术俨然成为人民社会良知的代言人。”②这一时期的波兰,纪录片和剧情片一样重要,虽然从放映方式来看,纪录片好像只是电视台或电影院的陪衬节目;但实际上,很多观众是为了专程观看这些时长相对较短的纪录片而专门来到电影院,那些作为主打的剧情片反而不是非常重要了。因为观众们很清楚,“纪录片会把自己每天经验的真实世界呈现出来”。反映社会问题,成为基耶斯洛夫斯基在拍摄纪录作品的时候有意追求实现的另外一个重要目标。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rifsu.com  天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